战疫一线 | 管得太松泡泡会破,管得太紧泡泡缺氧 “‘防疫泡泡’是一面镜子,照出城市治理水平”

发布时间:2022-09-19 13:26


丁舟洋 首席记者

  9月1日,成都市启动了第一批“防疫泡泡”。到9月14日,纳入这一模式的企业总量,比9月2日的2000多家翻了约7倍。据成都市经信局方面统计,截至9月14日,全市已有1.48万余家企业闭环管理、连续生产。

  “有的事情可以慢下来、静下来,有的不能,工业尤为不能。工业是城市发展的脊梁骨,社会运行的大动脉,梁不能断,路不能堵。”四川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西财智库首席执行官汤继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做好闭环生产管理的前提下,成都的工业企业加班加点拼生产,有的甚至在复杂的外部环境中,逆风而行,跑出了加速度。”

每经记者 丁舟洋    每经编辑 董兴生    

  不久前,成都市疫情防控升级的通知刚发布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希望森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希望森兰”)相关负责人不仅关心着企业的闭环生产和防疫控制工作,同时也关心着四川及周边供应商的情况。得知重要供应商也参与了“闭环生产”,他们略松了口气。

  虽然希望森兰自身是白名单上的闭环生产企业,但要想生产不断供,整条供应链的畅通才是最重要的。

  对包括希望森兰在内的众多企业而言,9月是完成订单的关键时段,生产一天也耽误不起。9月1日,成都市启动了第一批“防疫泡泡”。到9月14日,纳入这一模式的企业总量,比9月2日的2000多家翻了约7倍。据成都市经信局方面统计,截至9月14日,全市已有1.48万余家企业闭环管理、连续生产。

  “有的事情可以慢下来、静下来,有的不能,工业尤为不能。工业是城市发展的脊梁骨,社会运行的大动脉,梁不能断,路不能堵。”四川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西财智库首席执行官汤继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做好闭环生产管理的前提下,成都的工业企业加班加点拼生产,有的甚至在复杂的外部环境中,逆风而行,跑出了加速度。”

11天与15天

  8月下旬,成都因高温限电,40度的生产车间炙烤着有23年工龄的希望森兰高压车间测试组组长徐刚。

  希望森兰生产的所有产品交付给客户前,都得经过徐刚所管辖的测试组的严格测试老化,合格通过专职检验方可放行。与其他生产流程相比,测试是最需要电力支持的环节。

  老化测试时会在额定电流状态下连续满载老化四小时,测试其带载性能及温升等情况。这样的“韧劲大考”,也是工业人徐刚的亲身经历。

  “11天。”徐刚对每经记者回忆道,“先是限电时,我们作了提前计划、错峰用电,从零晨2点开始到九点左右才停机,后来直接24小时限电,只能采用发电机发电,无论何时,大家都听从统一号令,严把质量关,克服困难,让生产没有落下。”

  熬过8月的高温限电,徐刚给组员们打气:“从现在开始到12月,需要大家甩开膀子大奋战。把客户的订单赶出来,冲刺最高产量。变频器能帮助工业生产在能源节约、环保减排方面发挥重大作用,我们有的产品要在11月前务必交出去,这样才能满足北方地区发电厂、热电厂的冬季供暖需要。”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希望森兰的客户遍布全球

  没想到,11天的高温限电结束后,又一个15天的考验无缝对接。

  9月1日,成都市疫情防控升级,从当天下午六点起,所有居民“原则性居家”。上有年迈的父亲,下有11岁的孩子,徐刚何尝不是家里的顶梁柱。但当希望森兰启动闭环管理,徐刚毫不犹豫地报名驻厂生产。“毕竟我的工作经验丰富,如果这时候我不在,其他同事可能也能解决一些问题,但我这个组长在,大家心中更踏实。”

  这段时间,超过80%的希望森兰员工纳入闭环管理,稳住了生产大盘。这其中,不乏像徐刚这样的“关键角色”。

  实际上,在9月1日正式通知前,希望森兰已经感受到疫情形势在升级,包括总经理在内的公司重要高管已经提前驻厂,不离开公司。“远程指挥和管理也不是不行,但中国人讲有难同当,领导要率先起到带头作用。领导在,会增强凝聚力,会给员工更多的信心与力量。”希望森兰相关负责人说。

  在农业、工业、服务业三大门类中,工业是经济发展的压舱石。工业兴,脊梁挺,这是全球共识。在城市经济发展中,工业扮演的“强基固本”角色,至今没有改变。这些产业链上核心企业的正常生产,不仅关乎企业自身命运,还关乎一座城市的经济大盘。

  “我市工业企业特别是公共服务企业、防疫物资生产企业、民生物资生产企业、承担重要生产任务企业,自觉服从疫情防控大局,迅速启动‘防疫泡泡’模式实施闭环生产。”成都市经信局总工程师代兰表示,“截至9月14日,我市已有1.48万家企业闭环管理、连续生产,75万员工以厂为家、战疫保供,工业企业复工率达到65%、其中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为近80%;确保了防疫不松、生产不停、链条不断,为城市正常运转和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应有贡献。”

把困难想在前面

  启动防疫泡泡模式,闭环生产,说来简单,做起来不容易。

  员工们连续十多天吃、住、工作在公司,生产原料哪里来?生活物资如何保障?生产出来的产品怎么交付客户?防疫工作如何落实?闭环期间如果有人生病需要外出就医怎么办?

  一系列事无巨细、前所未有的状况,要是不想在前面、做在前面,到正式实施的那一天,是不可能顺利推行的。

  对成都工业而言,“防疫泡泡”是一场有准备之战。

  6月2日,四川省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工业稳增长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在成都召开。会议指出,“工业生产关系国计民生,不能简单一封了之”。为统筹防疫、生产两不误,四川将在工业领域全面推广“防疫泡泡”模式。“防疫泡泡”是北京冬奥会的成功经验,将其运用在工业领域既能阻击疫情,又能为生产运营留足空间。乐山夹江、广安武胜相关单位对该模式进行了积极探索,变“居家隔离”为“留厂闭环生产”,最大程度减少疫情对工业企业的影响,在实战中取得较好效果。

  这次会议不久后,信号就传导到了希望森兰那里。政府在沟通,企业在思考。当有关部门在审批申报白名单企业时,希望森兰已经抓取到这些信号,提前把“一边防疫一边生产”的预案进行了检查和梳理。

  “员工的生活物资保障、住宿条件保障、生产物资保障等等,当时就决定了。滚动采购储备粮食、蔬菜、肉类等生活物资、加大了生产物资的提前储备,以及提前将成品发至全国各地的分库,尽可能减少给客户造成供货影响。”该负责人表示。

闭环管理期间的生产车间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即便如此,“泡泡”与“泡泡”之间的供应和运输,仍是卡在工业链上的一道难关。

  在分工越来越精细的时代,工业链企业牵一发而动全身,若要保障生产不断档,除了提前储备生产原料,还需其他供应商跟上节奏,在疫情防控期间保住生产。

  此外,工业企业的大件物流问题也需要解决。小件产品,可以通过没断供的快递物流发货救急,哪怕增加一点成本企业也能承受。但大件产品的来料和输出都是棘手问题。

  9月15日12时起,成都市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效,逐步有序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成都市经信局方面表示,将因时因势分类施策,积极稳妥推动工业企业有序复工复产,倡导已闭环生产的企业,在全市社会面清零前继续实施闭环管理。对暂不具备闭环条件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由属地逐户研究、专班指导,对照相关要求,帮助企业完善闭环条件。同时着力做好企业的能源保障、物流运输等协调服务,助力保防疫、保供应、保运行企业稳产增产。

“微型泡泡”临危受命

  要看懂一家公司的价值,需要更多地躬下腰,细看整个产业链条上的大江大河——那里面写满了全产业挣扎和奋斗向上的故事。

  德国管理学家赫尔曼·西蒙用《隐形冠军》一书,剖析了德国出口产品在世界上持续领先的奥秘:“是德国拥有一批目标明确、专注偏执、掌握客户、在细分市场数一数二而公众知名度较低的企业。”

  在成都,已经有一批效率极高、具备世界水平和竞争力的“隐形冠军”。目前,成都已拥有工信部认定的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198家,在“疫情要防住、经济要稳住”的时刻,这些“小巨人们”默默支撑住成都的工业之梁。它们的“防疫泡泡”大到京东方成都区域近万名员工闭环生产,也有如同希望森兰这样的几百人体量,还有一个个临危受命的“微型泡泡”。

  “三季度是全年关键,防疫不能耽误拼经济。”汤继强认为,“疫情这种特殊的背景下,要以更周密的部署、更科学的安排、更有序的资源调度,解决好生产运转。”

  高温、疫情、地震接连而来,在大众视野外的实体企业,用实业人持之以恒的韧性与耐力,关关难过关关过。“难忘的十五天,是考验,也是成长。”这是产业人共同的心声。

柔性执法与弹性管理

  疫情突袭城市,为最快切断病毒,生活需要“慢下来”,但为经济平稳运行,生产却要“快起来”。在成都本轮疫情特殊时期,“防疫泡泡”构筑了工业企业生产加速度的安全空间。

  “防疫泡泡,生动形象地描述了生产管理的闭环模式。也就是以企业为最小的防疫单元,企业做好原材料、生活物资、防疫物资储备,政府为企业保障后续物资供应、运输车辆通行等,企业在疫情期间可以继续闭环生产。”国研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新经济智库首席研究员朱克力对每经记者解释道,“这个源于北京冬奥会的模式,在一些城市比如成都,较为行之有效地移植到了企业生产管理中。”

  疫情反复之下,国内多个城市先后进行了静态管理,一手抓防疫一手拼经济是大家共同的目标。在朱克力的观察与研究当中,“可以给成都打个高分。防疫泡泡这个模式是公开的,本身并没有‘秘密’可言,但为什么有的城市能做得比较好?归根结底,背后体现的还是城市综合治理能力和现代化管理水平”。

  “就拿打通工业‘堵点’这一关键难点来看,不仅要畅通交通大动脉,还要让‘泡泡们’之间的毛细血管通畅,里面涉及政府需要提供的各项保障,精细、具体而繁多,且动态变化,十分考验政府部门的柔性执法与弹性管理能力。”朱克力形象地说,管得太松,疫情没防住,“泡泡”就破了;管得太死,“泡泡”里缺氧,罩在里面的企业会被“闷坏”。

  自9月1日起,成都全市经信系统聚焦主责主业,组建了24个服务专班,做精做细企业服务保障工作,为企业协调解决通行证办理、核酸上门检测、供应链保障、员工后勤服务等困难问题438项,推动“防疫泡泡”管理模式落地落实。

  单说通行证办理这一项,闭环管理的前三天,大家都还没什么问题,但到第二个三天时,有的员工身体抱恙需要外出就医。一家企业分享了当时的做法:“我们做了一张出门表,公司层面盖公章,向政府申请了有通行证的车辆,车接车送安排员工外出就医。”

  当听到每经记者转述的企业具体实践时,朱克力由衷感叹:“所以真不是冠冕堂皇说套话,你完全可以把‘防疫泡泡’当成一面镜子看,它既照出了一座城市的综合治理能力,也照出这座城市的市场主体应对困难的解决效能。政府与企业间的高效反应、协同配合,成都这次表现得确实比较立体全面。”

  谈起工业,很多人脑海里浮现的可能是大烟囱、大铁炉、钢筋、煤炭。“可能还有人在印象中觉得工业是‘落后产能’的代名词,其实这是理解和认知上的偏差。工业在英文中和产业(industry)一样,因此它的广义就是产业,狭义才是制造业,而且发展到现在,很大程度聚焦于高技术制造业。而高技术制造业作为技术门槛高、数字化信息化程度高、绿色低碳环保的技术密集型产业,也是稳经济的关键所在。”朱克力表示,“成都的高技术制造业底子扎实,这些年来提升迅速,潜力空间也比较大。”

  朱克力认为,随着成都逐步恢复生活生产,对工业的保障还不能松劲。“所谓按压原理,你去按压一个球,手松开后,球会慢慢舒展开,但具有滞后性。所以疫情防控解除后,成都对工业的保障巩固工作很重要。企业上下游,尤其是销售流通环节,可能还会担心疫情是否会反复,大家的预期叠加在里面,增加的不确定性会实实在在影响到市场。”

  每经记者获悉,成都下一步将聚焦重点产业链,召开建圈强链企业沙龙,开展产品推介、线上供应对接等系列活动,帮助企业生产不停、订单不丢、链条不断。

本文内容转自每日经济新闻,部分内容有删减,点击阅读原文。


上一条:以法为尺,护航发展 丨大陆希望集团组织《疫情之下企业经营风险与法律应对》主题讲座

下一条:集团常务副总裁刘海燕视察希望同云智谷天府园区项目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