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焦点

焦点

focus

焦点

资讯分类
/
/
/
逆势进入水电业:刘永言为什么

逆势进入水电业:刘永言为什么

  • 分类:集团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04-07-22 18:38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逆势进入水电业:刘永言为什么

【概要描述】

  • 分类:集团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04-07-22 18:38
  • 访问量:
详情

水电投资正在热潮最高点,国务院已经下达紧急通知叫停违规电站投资,四川很多民营企业都已经从水电领域大步退出,刘永言为何要逆势而上?

 


  12月16日,成都。大陆希望总裁陈斌一坐进集团办公室就来了一句:“其实从整个希望集团养鹌鹑起家开始,我们都从来不是第一个到场,但我们有耐心和韧劲把其中的利润挖到底。”
  大陆希望刚刚和四川阿坝州茂县签定协议,收购了茂县电力公司———这个公司旗下,包括茂县地方电力网和两个水电站。大陆希望还宣称将继续投资建设几个新电站。
  水电投资正在热潮最高点,国务院已经下达紧急通知叫停违规电站投资,四川很多民营企业都已经从水电领域大步退出,大陆希望为何要逆势而上?
  陈斌的回答是,大陆希望终于找到了薄发的突破点:“利用高耗能化工产业与水电产供平台结合,打造水电与高耗能化工产业上下游产业链。”

杀入水电

  2004年成为大陆希望的一个分水岭。
  陈斌说,大陆希望在今年整体吃下了阿坝州茂县电力公司,这家公司除了拥有茂县唯一的电网外,还拥有两家水电站。大陆希望由此还获得了茂县的赤不苏河全流域装机容量4万余千瓦的水电开发权。
  陈斌证实,新的水电站已经在开工建设之中,届时茂县水电项目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0万千瓦以上。
  除此之外,大陆希望还拿下了牟托沟、棉簇沟等流域的水电资源整体开发权,以及茂县自来水公司。去年大陆希望已在都江堰、阿坝州收购和建设了一批中小型梯级水电站。
  为此,2004年6月,大陆希望还专门成立了四川希望深蓝电力公司,进行水力和电力开发、生产、销售等。
  实际上,对于四川富豪们来说,进入水电产业并非绝无仅有,在此之前,刘汉旗下的四川汉龙集团、张涌旗下的林凤集团等都收购或自己新建水电站,而且投资不菲;像刘永言这样,将茂县电力公司这样全川水能资源最丰富的全县水电站和电网一并拿下的,却是唯一。
  眼下的电力产业,虽然水电站利润不错,电网却是一个不赚钱甚至亏本的生意,大陆希望意欲何为?
  陈斌透露,大陆希望之所以巨资进入茂县水电,是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资源优势。四川占全国水电资源2/3,而阿坝州又三分天下有其一;阿坝州内的茂县,正扼水电之咽喉,是西部水力资源最为重要的战略要地。
  他说,此外,另一个理由是,凭借刘永言的“桥架式发电专利技术”,大陆希望拥有从技术开发到投资的核心竞争力。
  传统的水力发电通常在河流或者湖区上游筑大坝,利用水的落差进行发电。而大坝的兴建不仅造成大量移民安置问题,更重要的是,修建大坝必然带来对周边环境的破坏。
  刘永言相信自己找到了一项突破性的技术:“桥架式水电站”专利技术,靠水的流动来发电,而不是靠水的落差发电,这样就不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来建大坝,而仅仅需要架一座桥梁,在桥的下方装置自行研发的发电设备就可运行。仅从成本的角度考虑,桥架式发电比兴建同样装机容量的传统水电站节省1/3的费用。
  近年国内能源吃紧,水电投资已大大过剩,近期国务院亦召开紧急会议,对据传超过6000亿元的违规水电投资说“不”。
  陈斌说,目前国内电荒只是暂时的,最多2006年,国内电力将普遍过剩。同时,早先在四川跑马圈水的许多民营富豪已经选择了出逃。就在记者采访陈斌的前一天,2004年12月15日,在资本市场名重一时的四川汉龙集团,选择了将其旗下的乐山梯级水电站打包出售给华润集团,而且“卖价并不贵”;另一四川富豪张涌旗下的林凤集团,虽然据其集团行政总监顾旅昌透露,从前安然集团手中收购的资产嘉陵热电厂每年均为集团贡献超过7000万元的利润,但张涌却悄悄卖掉了在乐山地区卓云河流域的水力梯级开发权。“说我们杀入水电,这个杀字用得好。我们面临的确实是比较严峻的形势。”大陆希望有关人士感慨说。
  大陆希望为什么选择在这个众玩家“逢高出货”的高点进入水电业?

产业链运动

  “我们拿下茂县电力公司是因为它有电站,也有电网,因而可以构建一条产业链。”陈斌说,“电网就像一条高速公路,它是通道;电站就像路上跑的汽车。产业链上除了这两个要素,还要有货物或客人,就是市场。后者才是关键。”
  去年,大陆希望已经收购了都江堰的成渝正峰盐化公司,正峰盐化是国内最优秀的氯酸钠生产企业之一,年产2万吨氯酸钠,主要市场在国外,供给漂白剂的下游生产厂家,销量稳定,利润不错。但氯酸钠是一个极其耗能的产业,随着近年来国内能源不断趋紧,正峰盐化的利润也被不断稀释。
  实际上,最初正是为了解决正峰盐化的耗能问题,大陆希望才开始进入水电行业。
  有了茂县水电资源作后盾,大陆希望又以正峰盐化为主体,对氯酸钠生产线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张,其中乐山4.4万吨生产线已经在建设之中,远期规模将达到8.8万吨;在这两个企业附近的蒲阳河上,大陆希望正在建设装机容量为1万千瓦的双槐水电站,以后该电站将作为企业的自备电站。
  陈斌说,正峰盐化问题的意外解决,使他们萌发了打造水电与化工产业链的想法,并将其在茂县付诸实施———这话的意思是,大陆希望集团还将在茂县建设一系列的化工新厂,主要还以氯酸钠为主。
  与其他刘氏兄弟投资氢氧化钾或氧化铝不同的选择理由是,2004年3月,在宏观调控的背景下氯酸钠仍然明文列为当前国家重点鼓励发展的产业和产品,享受国家的相关优惠政策。
  当记者问及茂县水电站的投资成本时,陈斌说,对于大陆希望来说,这真是一笔难算的帐,因为从设计到技术研发到投资到供用电,这些电将处于大陆希望集团内部“闭环运行”状态,设计施工者为大陆希望与华西集团合资成立的四川希望华西建筑公司,下游用电企业亦为集团内部企业,然后加上电网都是集团拥有,“少说一点合法避税也不是小数;如果这些环节都各自为政吧,利润摊薄后有些环节甚至要亏损,但产业链的好处就是集中了利润”。
  打造电力上下游产业链,并不是没有人想到过,但作为民营企业,所需的资金实力太大。陈斌说,大陆希望现在压根不缺钱,家园国际酒店总投资10亿元,开业一年就被国家旅游局破例评为五星级酒店至今帐上常存着1000多万元现金,没有一分钱贷款;正峰盐化和茂县水电投资项目亦没有靠贷款。而刘永好执掌的新希望股份、民生银行等,刘永言亦持有不少股份。

                                                                                                                                                                                                                                                                                              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