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焦点

焦点

焦点

资讯分类
/
/
/
企业要做深做透的是市场——与大陆希望集团总裁陈斌博士对话

企业要做深做透的是市场——与大陆希望集团总裁陈斌博士对话

  • 分类:集团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2 18:36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企业要做深做透的是市场——与大陆希望集团总裁陈斌博士对话

【概要描述】

  • 分类:集团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2 18:36
  • 访问量:
详情

  22年前,当刘氏四兄弟在四川农村养鹌鹑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会创出一个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10年前,希望集团已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了,人们还在担心,包括西方一些资深经济学家在内的不少权威人士断言,家族式而又无明显主业支撑的希望集团不可能走得太远。然而,22年过去了,希望集团仍是中国民企老大,其产业多元化的倾向更为明显,高科技、投资已成为集团新的经济增长点,而其高收益率、扩张无负债的特点却仍然一如既往保存着。希望集团成功经验的解密,对于众多的家族式民营企业来说,其指导意义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前不久,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希望集团第二代领导人中的佼佼者,大陆希望集团总裁陈斌博士。陈斌博士对于企业、企业家和企业精神的精彩观点,应该可以让人更深层次地了解希望集团的成功奥秘。                  

——采访札记

  与中国最大民企希望集团的第二代掌门人陈斌博士的第一次见面是2000年。那一年,湖南上上下下都在为国家提出的西部开发战略忙碌着,西部的项目,西部的商机,再加上搭上了西部开发快车的湘西地区。我们比不过沿海,难道还不能在国家启动的西部开发战略时先行一步?不想,西部来了个大企业,希望集团把触角伸到了湖南。记者在长沙见到了陈斌博士,他带来了希望集团的深蓝中央空调。也就是说,我们还未来得及西开,人家先东进来了。而且一来就是高科技产品,锋芒直指湖南工业的掌上明珠远大空调。

  记者与陈斌博士一番长谈之后,写出了《希望集团挥师东进远大空调西临挑战》的报道。今天,陈斌博士又来了。四年未见,这位博士总裁俊朗儒雅如故,他还记得记者四年前写的那篇文章,一声“老朋友,你还好吗?”的问候,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陈斌这次来长沙,与四年前有很大的不同。这次是根据国家经委的安排,在全国大中型企业中推广希望集团生产的森兰变频器。陈斌和大陆希望集团在全国各大中城市的巡回推广会已进行了3个月,长沙只是他行程中的一站。

  森兰变频器非深蓝中央空调可比,这个代表目前国家节电产品最高水平的产品入湘,我们已只有学习推广的份了。四年时间,领跑中国民营企业的希望集团又在飞速发展。于是,在长沙鑫都宾馆与陈斌博士的长谈,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关于希望集团长盛不衰的奥秘。

  企业是什么?说到底只是一个以追逐效益最大化为目的的经济组织,家族式也罢,公司制也罢,都只是其形式

  记  者:陈斌博士,我读过您的专著《中国私有经济发展阶段论》,您的理论结合了包括希望集团创业史在内的国内不少著名民营企业的典型个案。在您看来,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公司制是中国民营企业第二次振兴的必由之路?

  陈  斌: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弄明白一个前提:什么叫企业?按照西方经济学家的说法,企业是一个追逐效益最大化的经济组织。也就是说,家族制也好,公司制也好,都只是其外在的表现形式。只要企业的各种经营要素的组合不妨害其追逐利润的最大化,以一种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在市场竞争舞台上,其实并不很重要。

  民营企业的家族化倾向是一个由来已久的现象,世界各国的私营企业在创业阶段基本上都是家族经营,目前国际上知名的企业,如福特、松下、现代等都实行过家族制。世界《财富》500强中,约有1/3以上为家族企业;美国的家族企业占美国企业总数的96%,在法国,职工人数为10人至500人的企业中,有90%的企业是家族经营,其营业额占据法国企业总营业额的半壁江山;华人企业中的佼佼者如李嘉诚、王永庆等人的企业,无不具有强烈的家族色彩。

  在民营经济发展的初期,由于规模较小、产品单一,家族式管理有着组织层级扁平、创业者和员工吃苦精神强、自身产权明晰、权责明确、利益直接、经营灵活等内在特点,与市场经济有着天然的适应性。民营企业凭借着这些独特的经营优势,把企业发展与投资者利益紧密融合为一体,所以得到了快速发展。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马格丽特·布莱尔在深入研究了美国公司的治理机制问题后,认为只有家族企业的所有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有血有肉”的所有者,产权刺激对诸如家族制之类的中小型企业是最为有效的。

  事实上,家族式企业与现代企业目前仍以并存或互相渗透的形式存在着,即你中有我,我中也有你。

  记  者:希望集团是不是这种形式?

  陈  斌:“言行美好”四兄弟上世纪80年代初以饲料业和软件业开始创业时,希望集团是典型的家族式企业。进入上世纪90年代,已经发展成为中国民营企业领导企业的希望集团一分为四,大陆希望、东方希望、华西希望、南方希望,四兄弟各管一块,产权进一步明晰,同时吸收现代企业管理方面的优点,希望集团从四个不同的领域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取得了飞速发展的成绩。举一例可以说明之,大陆希望一家子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原是一家正厅级国有企业的法人代表,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获得者。不拘一格用人才,希望集团早已跨越了家族式企业在创业之初管理人员靠血缘关系维系的阶段。

  英国首相的一位经济顾问曾善意地告诫我,希望集团发展涉及20多个门类而无主业是非常危险的,专业化经营才是国际大趋势,我认为希望集团多元化发展并不排斥专业经营

  记  者:这是一个老问题了,上次也问过您,希望集团为什么不选择一个主业发展呢?

  陈  斌:专业化经营和多元化经营,实际上是企业发展的市场定位问题。市场决定了企业永远向高回报率的领域发展,也就是说,没有一成不变的专业或主业,多元是客观实际情况决定的。事实上,至少亚洲多元化的企业多如牛毛,它可以向上、向下、向左、向右多方延伸,形成多元状态。当然,在具体每一元里,它又是高度专业化的。如果希望集团多元化战略中的每一元都发展成了行业内领先的地位,这难道不是专业化发展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准?

  希望集团走多元化经营完全是根据自己的资源优势来做的,但是在多元化发展战略下,我们在行业中有优势的企业一直坚持走专业化的道路。如生产饲料的企业绝对不允许生产变频器、空调,生产变频器的企业的不允许其生产经营饲料。希望集团的多元化,就是这样专业的多元化、优势的多元化。

  在希望集团领导层,没有人能回答你希望集团下一步准备干什么,明天,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是一道朦胧的远山

  记  者:四年前您来长沙,带来了深蓝中央空调,今天又带来了森兰变频器,下一步,希望集团还有什么重大突破吗?

  陈  斌:我常常听到一些企业家大谈他们的发展计划,如今年要成为业内10强,明年要成为3强,五年内要成为行业老大,十年内进入世界500强。我没有权力评价这些企业家宏伟计划的正确与否,只是注意到,当年与希望集团同时崛起的企业,不少已不复存在了。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企业家对市场的分析和认识,过于简单轻率了。

  市场对于企业来说,是衣食父母,是上帝,是神,如果任何一个企业家都可以那么简单地说出自己市场定位的一二三来,市场也就无神秘可言了。至少对于希望集团来说,对于市场的态度是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明天是什么?只是一道朦胧的远山,多少企业家都朝着朦胧的目标奔去,成功的毕竟是极少数,登顶的最后只剩一个。因此,你问的问题,希望集团领导层没有一个能回答你,不是保密,而是的确不知道。投资10亿元的家园酒店的出现,当初谁也没有这项计划。什么赚钱就干什么,这才是企业发展的原动力。

  记  者:希望集团推出节电产品变频器,是不是从此开始涉足电力市场?

  陈  斌:电力如此紧张,希望集团当然不能坐视,节电产品只是其中的一个大类。另一方面,大陆希望已在川西收购了一个县域电网,准备发展高能耗产品。正因为电力紧张,各地都在大上电力建设项目,我们分析,一个电力过剩的周期三至五年内将会出现,国家目前限制的高能耗产品,届时又会吃香。因此,我们现在就开始做高能耗产品,至少已领先了同行三至五年。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的企业家,只要还有红顶商人,还有什么儒商,就还没有真正进入职业经理人时代

  陈  斌:你觉得我算不算一个企业家?

  记  者:这好像不是一个问题,大陆希望集团的总裁怎么会不是一个企业家?

  陈  斌:错了。企业家是个舶来概念,其本意应该是职业经理人,如果从这个意义来看,中国目前还没有真正的职业经理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企业家。

  什么是职业经理人?抛开概念探寻其本质就是以赚钱为职业的管理人员,说他浑身铜臭味也不为过。职业经理人不是英雄,不是红顶商人,也不是什么儒商,大文豪。而看看我们现在的所谓企业家吧,好像职业经理人做得不过瘾,非得再弄些光环罩着才行。我在北京参加一个会议,与会的都是知名企业家。正闲谈着,一位的手机响了,他接完电话告诉我:“是某部长打来的,请我吃晚饭。”其余人也都临潼斗宝似的,张三说他与某部长是哥们,李四说某主任是他座上的常客。前些年,也有人问过我:“你们希望集团做得这么大,一定有中央级的领导支持吧?”我回答:“没有,绝对没有。希望将来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与政府保持一定的距离,尤其是政府领导的关系,不宜处得过于亲密。企业要研究要做深做透的是市场,不是领导。”

  记  者:您这番宏论,是否对湖南的民营企业家有借鉴作用?

  陈  斌:湖南是伟人故乡,湖南的民营企业家也许更容易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英雄情结、儒商情结,这对湖南民营企业家成为真正意义的职业经理人,也许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坎。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湖南有不少的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的发展很不错,也许他们已经解决了做英雄、做政治家、做儒商还是做职业经理人的问题。

  时间在长谈中飞逝,陈斌留记者吃晚饭,四菜一汤,清茶一杯,标准比盒饭高不了多少。话题到了节俭方面,陈斌指着自己的西服问记者:“你看我这套衣服多少钱?”记者想,怎么也得几千元吧,几十亿的大老板。陈斌笑道:“我的衣服是400元买的,也是我最贵的一套衣服。在我们希望集团,没有一位领导人的衣服上过千元。希望集团也没有一台豪华车,我开的是别克。有次在北京开会,我没戴表,问旁边一位企业家借表看看时间,被他拒绝了。后来我才看明白,人家那是钻石瑞士名表,价值几十万。当时我就想,希望集团就是与你做同一种产品,技术水平营销手段与你完全一样,就凭我们的节俭,就能战胜这位大手大脚高消费者的老兄。”

  吃完晚饭,陈斌博士执意要送记者到电梯门口。路过会议厅时,他看见服务员在布置茶杯,用一根塑料绳,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一行行杯子用拉直的塑料绳校准位置。陈斌连赞不错,吩咐秘书记下来,回去安排希望集团的家园酒店学着用。

  苦行僧般节俭,注重一切细节,希望集团领导者身上的这些东西看似寻常,要学其实很难。

                                                                                                                                                                                                                                                                                                      转自《湖南经济报》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Copyright ©大陆希望集团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122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