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焦点

焦点

焦点

资讯分类
/
/
/
二代掌门重塑希望高科形象

二代掌门重塑希望高科形象

  • 分类:集团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07-07-23 17:2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二代掌门重塑希望高科形象

【概要描述】

  • 分类:集团动态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07-07-23 17:20
  • 访问量:
详情

  人·财·榜

  希望集团董事局主席助理

  大陆希望集团总裁

  上榜理由

  他曾经是蜀中前途无量的政坛新秀,十年前加盟希望集团,成为这个“中国第一民营企业”二次创业的中坚力量。十年来,他带领希望集团四大二级集团之一的大陆希望集团,成功跨入了多个科技产业,因此也被公认为希望家族“第二代领军人物”。

  创业篇

  “我希望明年这个时候,再一次站在这里拿这个奖!”4月6日晚,中国自动化产业最高规格的一场年度盛会上,陈斌第二次举起“中国国产变频器第一品牌”奖杯,对台下上百家同行放出豪言。

  认识陈斌的人依然不多,正如很多人依然不知道做饲料起家的希望集团已经在高科技产业成功完成了圈地,而主导这场突围战的,正是身兼希望集团董事局主席助理、大陆希望集团总裁的陈斌。

  变频器之王

  4月6日晚,北京民族饭店,“2007中国自动化产业世纪行”颁奖典礼在此举行。在这个分支庞杂、企业众多的产业里,“世纪行”被认为是一年一度最高规格的同行盛会,主要权威专家、著名企业每年都会悉数到场。

  会上,大陆希望集团名下的“森兰”变频器蝉联“中国国产变频器第一品牌”。在陈斌看来,这完全属于意料之中,在国内变频器市场,森兰不管是市场规模、产品质量,还是售后服务,都稳居市场头把交椅。

  据悉,变频器是一种能够根据负载需求调节电源频率,避免电机“大马拉小车”,从而实现大幅节电的自动化产品,被广泛应用于冶金、机械、矿山、建材等行业,节能效率最高达到70%。自从1998年第一台机器上市,森兰已经累计销售50万台,累计节能260亿千瓦,在国内每年五六十亿的变频器市场中,国产品牌的市场份额大约占25%,森兰在与两百多家同行的争抢中,拿下了3个亿的份额,一枝独秀于业内。

  “这块牌子要是倒下来,不知道要砸倒多少人!”台下的大陆希望集团企业管理部部长李旭新一边端详已经到手的奖牌,一边轻轻松了一口气。同样的奖牌,森兰在去年已经拿了一次,这种领先优势必须一年一年保持下去。

  事实上,对希望集团来说,“变频器第一品牌”殊荣的意义,已经远不止于“森兰”这个子公司本身。森兰的成败,对这个做饲料、养鹌鹑起家的“中国第一民营企业”向高科技产业发起的突围战,有着特殊的象征性意义。   

  高科技突围

  “我们的第一桶金是靠卖软件挣来的!”认真介绍一下希望集团的发家史,很多年来已经成为陈斌每次遇到新客户时的必修课。1982年,四川刘永言、刘永行等四兄弟相继辞去公职创业,技术出身的老大刘永言开发出自动编程软件BCD,顺利挣到了10万块钱。由于盗版猖獗,刘家兄弟放弃了软件行业,转而到农村养鸡,养鹌鹑,几年后开发出“希望牌”猪饲料,一举发家。在上世纪90年代初,刘家连续荣登“中国首富”,但“养鹌鹑、做饲料”的标签,也牢牢贴在这个“中国第一民营企业”身上。

  1995年,刘家兄弟明晰产权、资产重组,此后建立了四家二级集团,四兄弟各领一家分头出击。技术出身的刘永言主导下的大陆希望集团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向高科技产业的突围,并将突围点选定在变频器产业上。

  “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人钱多了花不完,想赶时髦搞高科技。”1996年底,陈斌放下前途一片光明的仕途,出任大陆希望总裁,在几间办公室里开始创业。但“饲料大王”名声在外,却成了他的一大品牌包袱,每一次遇到新客户,都先要做一番解释。

  “刚开始跟人介绍,我们这里有多么高端的技术人才,后来发现没用,人才有钱就能挖到,人家不服,所以就开始讲希望的发展历史,讲刘主席的上百项发明专利,讲我们在变频器上的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这个人家都很服的。”时间长了,陈斌总结出了很多推广经验,所及细致入微,“你看我的名片上,特地加注了一个‘博士’,我本来是学管理的博士,但人家第一反应可能以为我是搞机电的博士。”

  刘永言负责研发,陈斌负责经营推广,森兰变频器很快进入市场,短短几年之内便脱颖而出,成了中国变频器第一品牌,与此同时,大陆希望也开始向更多的科技产业扩张。

  大陆产业链

  陈斌名片上的“博士”头衔,本来只是想“忽悠”变频器同行的,但随着大陆希望产业的一步步扩展,陈斌发现,这个用处已经越来越大了:“空调行业的人见了我,以为我是研究制冷的,电力行业的人以为我是研究发电的,化工行业的还以为我是搞化工的……”

  从1997年初正式涉足变频器,开始创业之路,转眼十年已过,大陆希望集团的产业版图也已经扩展到了中央空调、电子、电力、化工、建筑、酒店等领域,成为整个希望集团中的“科技板块”,其中的“深蓝”中央空调已经成为西南第一品牌,其化工基地也已经成为国内销量最大的氯酸钠生产企业。

  这样的战绩令陈斌颇感自得,“大陆希望一创业便放弃了饲料这个优势产业,转而开拓全新的科技产业,在四个二级集团中,我们可能是走得最辛苦的一个,但到了今天,我们这一块产业,可能也是几个集团中潜力最大的一块。”

  据悉,大陆希望创业资金,主要通过“借贷”方式从希望集团获得资金支持,之后便依靠自己的业务发展。到目前,大陆希望已经成为一个几十亿规模的全新产业,在多个科技行业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名声。

  作为大陆希望的主要创办人和具体操盘手,陈斌因此也成了公认的希望集团第二代领军人物!

  对话陈斌

  希望集团是典型的家族型企业,您如何看待这种企业形式?

  陈:家族企业并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在世界500强企业中,40%以上都是家族企业。在现代企业发展的初级阶段,企业以天生的血缘关系为纽带,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对企业的发展有积极的推动作用,但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便要出问题,陷入困惑之中,希望集团也走过这个历程。但是经过产业结构调整,成立了大陆希望集团、东方希望集团、华西希望集团和南方希望集团,分别由四个兄弟来掌舵,四个集团公司又根据各个兄弟的特点来发展相关产业,这一产权分割,使得整个集团由原来的一个增长点变成为四个增长点,恰好解决了家族发展中的问题。     

  现代企业大多提倡专业化,但大陆集团的产业结构却涵盖了众多的产业,您如何看待这种多元化发展?

  陈:专业化和多元化各有利弊,只有适合自己企业发展的才是最好的。一般而言,企业发展初期走多元化道路是不正确的,最好是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才走多元化,但这种多元化不是盲目的多元化,而是“优势多元化”,也就是在上下游产业链上的多元化。大陆希望现在的产业虽然很多,但是相互之间其实都是相关联的。我们的变频技术可以用于我们的变频输电,风力发电等。比如我们的能源化工产业,我们有自己的发电站、电网、化工企业,我们的电网连接我们的发电站,供应我们的化工企业,反过来,我们的化工企业也保证了电站的供电市场,形成一个闭路循环。这样可以节约投资,降低成本,集中利润。

  在您看来,希望集团在十年前的“分家”,现在效果如何?

  陈:先要指明,希望集团并没有“分家”,到现在还是一家人。1995年,随着集团规模越来越大,便出现了两个问题,一个是管理混乱,几兄弟同时在管,下面不知道听谁的好,另外就是资源浪费,几个兄弟可以做更多事情,没必要挤在一起,经过商量,大家决定成立四个二级集团,几兄弟根据各自的特点分头发展,但原有的希望集团的股份依然由四兄弟各占四分之一。之后,四个小集团分头发展,但在很多项目上也会经常相互参股,很多大型的项目则仍然以希望集团的名义投资,最近民生银行的增发就是大集团出面的。实际上,这么多年来,大家会发现根本分不清四个小集团之间的区别,因为我们都有意突出“希望”这个品牌,而尽量弱化二级集团的品牌。现在,平时的董事会上,过年过节的时候,一家人也都还是聚在一块,商量整个集团的发展。

  京华人·财·榜问卷

  你认为自己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创业者,还是其他?

  应该是复合的。现在是一个经理人,十年前是一个创业者。在年终利润分配的时候,我就是股东,资方的代表,关心进账的多少。

  你认为自己最大的才能是什么?

  对管理比较熟。

  你小时候思考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想当诗人、作家。中学的时候就写中篇小说,大学的时候就是学校有名的诗人了。我父亲的诗写得也是非常好的。

  你觉得什么类型的人在经济上一定能成功、能挣到钱?

  你指的是能挣大钱?那种不屈的人,认死理的人,在某一个行业里出类拔萃的人。不管做哪个行业,只要你优秀,都可以有很好的回报。

  你最欣赏什么样的挣钱方式?  

  用智慧挣钱。

  你最欣赏什么样的员工?

  第一要品德好,人品,智慧,加上踏实。

  你会开除什么样的员工?

  我们有“高压线”的,比如研发人员盗用公司技术秘密,销售人员出卖商业情报,这都是高压线。其他错误都是可以改正的,我们提倡创新,难免错误,但是同样错误不要犯第二次。

  你希望别人把您定义成什么样的人?

  企业内部的,把我看成一个亲切而严厉的上司;公众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就可以。

  你如何处理事业与家庭的关系?

  我的家庭和事业已经分不开了,事业成了家庭生活的一部分,工作也是一种享受。

  你最愿意把钱用来做什么?

  有一次我从高速上下不来了,因为我身上没有带钱,我常常身上没钱的,平时吃饭也不买单就走了,有人安排,一般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所以就没想过要把钱花在哪里。当然,假如从公司的角度来说,钱就是要用来投资。  

  假如突然变得一无所有了,您第一件事情会做什么?

  从头开始,开始第二次创业,相信一定能成功的,没有一点问题。

  你希望给自己的后代留下什么?

  留下能力,留下智慧。

  你会在什么情况下退休呢?

  水到渠成。现在太遥远了。现在也不觉得累,工作已经是享受了。

 

                                                                                                                                                                                                                                                                                                         转自《京华时报》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Copyright ©大陆希望集团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122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