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About us
/
/
/
/
“超人”陈斌与“巨舰”大陆希望集团

“超人”陈斌与“巨舰”大陆希望集团

  • 分类:总裁论坛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1 17:44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超人”陈斌与“巨舰”大陆希望集团

【概要描述】

  • 分类:总裁论坛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1 17:44
  • 访问量:
详情

——记四川省十大杰出企业家、大陆希望集团总裁陈斌

  题记:本月12日,金牛宾馆。“四川未来30年经济发展高峰论坛”盛大开幕。会上,大陆希望集团总裁陈斌荣获“四川省十大杰出企业家”称号。

  在中国,希望集团刘氏四兄弟已经是一个传奇,而鲜为人知的是,希望集团分明细产权12年来,在大陆希望的船头上,刘永言的身边还站着一个青年,共同带领大陆希望这艘巨舰稳稳地驶向广阔天地。

  他就是大陆希望集团总裁陈斌。12年前,在4间简陋的宿舍内,刘永言、陈斌等创始人开始了艰辛创业。从一部长安面包车,到如今坐拥五星级的家园国际酒店;从生产变频调速器一个产品,到跨越四大产业板块的巨头;从卖软件赚取的10万元起家,到今天的大型企业集团——陈斌虽年轻却走得稳健而从容。

自主知识产权成就行业霸主

  2009年,金牛坝,西苑一楼

  陈斌的思绪回到了1997年,4套宿舍楼,十多万元启动资金,大陆希望集团创建。

  “养猪希望富,希望来帮助”,似乎理所当然,大陆希望集团应该做饲料。四位创始人之一的刘永言一直立志做中国的爱迪生,热衷发明创造。而对于正值年轻气盛的陈斌来说,若大陆希望集团进入饲料业,于他而言没有成就感。一拍即合,大陆希望集团决定定位做高科技产业,并选中了第一个产品——变频调速器。

  (注:变频器又称“工业维生素”,是利用电力半导体器件的通断作用将工频电源变换为另一频率的电能控制装置。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国内发展起来,因可广泛应用于各种机电设备和家用电器,可谓工业应用上无处不在,拥有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

  当时的变频器几乎全是进口,没有民族自己的。大陆希望集团决定对变频调速器进行自主研发。一年以后,在1998年,大陆希望集团推出了第一台自主研发的变频调速器。陈斌的销售战略弃近求远,选择上海作为第一目标地。他说,这是最难的战场,只有这样的战场,才能检验出产品是否真的有市场。

  那是一个闷热的夏天,日子在煎熬中慢慢过去。很快,几个月过去了,雨后的一天上午,“砰”的一声,宿舍楼的门被一个员工推开,他兴奋地冲进来告诉陈斌,上海卖出了第一台森兰的变频器!从研发到产品,再到商品,这台变频器对陈斌来说,意味着一次质的飞跃。他冲到窗边,双手按着窗台望向远处,窗外刚刚雨过天晴,草坪清新,一道彩虹挂在天边,陈斌笑了,“不经历风雨,哪里见彩虹。”

  当年的上海市场,大陆希望集团卖出了第一台国产变频器。

  杭州,陈斌选择的第二个战场。上海的进入方式是静悄悄的,“润物细无声”,而在杭州,陈斌却谋划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公关活动。他选择了进入当地的印染行业。陈斌说,如果市场是一个平面,印染行业就是这个平面上的一个点,他将让自己的团队像钉子一样嵌入杭州这个点。而当时,印染行业被一个国际著名品牌垄断性地占领着。

  在行业的某次聚会上,有人告诉这个著名品牌的杭州公司总经理,“有人要入侵你的市场哦,据说是四川的希望,就是做饲料的那家。”这位总经理笑笑,从桌上拿起一个苹果,说:“你看,市场就像这个苹果,又大又美,粉红粉红的,非常漂亮。如果被小虫子叮了一下,又何足挂齿呢?”

  感谢他的大意!当陈斌的市场份额达到30%以后,这家公司改变了销售策略,从先款后货到先货后款。

  渐渐地,这家公司办公室里的人越来越少;

  渐渐地,桌上的尘埃越来越厚;

  最后,这家国际著名品牌的杭州分公司关门告罄。

  在杭州的印染行业,陈斌最高做到80%的市场份额。

  “在中文里,‘虫’也意味着老虎,而老虎是‘大虫’”,陈斌微笑着说。

丝丝入扣 铸就四大板块  

  2002年,首届“西湖论剑”——东西部企业家高层论坛。 

  至今,这仍是让人津津乐道的商战案例,让杭州媒体对成都媒体有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5月底6月初,杭州的初夏已渐露锋芒。离西湖边不远的一栋别墅,是大陆希望集团在杭州的分公司。别墅周围的老百姓窃窃私语,热议这栋别墅里全是“黑社会”。是啊,每天这成都一行的十多人和杭州分公司的数十人西装革履,乘坐十几部小车出入别墅,白天参加东西部企业家的高层论坛,晚上开会商量次日的新闻点一直到深夜,怪不得被老百姓当做是黑社会。

  波光粼粼、风景无限的西子湖上随波泛着一辆美丽的画舫,这条画舫因承载着中国近10位重量级的民营企业家而略显沉重。令所有媒体预料的这场本以为会以空谈开始、空谈结束的“西湖富豪大会”——民营企业高峰会,却因为大陆希望集团的参与而显得务实起来。在当时四川省副省长王恒丰的带领下,以大陆希望集团为首的西部企业家们在西湖上搅起了波浪。来自川、浙及其他省市的知名企业家们在会上高谈阔论、把盏言欢。当时的陈斌深深地感到作为“希望人”的荣誉感。东部企业家尊敬地称他们为“希望老大哥”。

  陈斌们走后,当地刮起了一股旋风。杭州媒体们热议,西部企业大举进入浙江,东部企业家该何去何从?

  从浙江划区华东,紧跟着华南、华中、华北、东北、西南……森兰变频器遍地开花。

  2001年,大陆希望集团的变频器业务和深圳华为并列全国第一。02年华为将此业务转售给艾默生,媒体纷纷关注:“希望”民族大旗还能抗多久?这些年来,很多外企与陈斌谈并购、合作,他永远只有一句话,“并购不可能。合作,我占50%以上”。

  2007年,森兰变频器获评“中国名牌”。这是大陆希望集团真正的第一桶金——机电板块的代表。

  大陆希望拓展的第二大板块,是地产旅游板块。所有人做房产,都会与建设放在同一板块,而陈斌没有,他把房地产与酒店和旅游放在了一起。大陆希望集团在建的有两个景区,占地175平方公里的松坪沟景区和新津的亚特兰蒂斯主题公园,后一个景区里又有豪华酒店和高档住宅区。让人生活在风景区里,是陈斌为这个板块赋予的梦想。

  陈斌在造梦的同时,并没有因此而拖滞能源领域的攻城略地。机电版块的深蓝空调,仍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从技术入手,热泵方面的研究居行业领先水平。在此基础上,衍生了分布式能源体系系统工程。集团的家园国际酒店没用市电,就采用了这套系统。燃气型发电机组,梯级开发,一次性能源转化率92%,而传统的电站只有35%。此系统大量地节约了能源,提高了利润,国家也很倡导。在行业里,目前极受人关注。2007年,中国节能首届高峰会,陈斌的分布式能源中心主题演讲占据了参会者40分钟时间,引起了业界的高度重视。

  2004年,大陆希望集团收购了茂县电力公司,能源化工板块浮出水面。为何将能源与化工放在一个板块呢?陈斌关注这两个行业很久。电站很赚,但也有亏的时候;而化工厂高耗电,赚不赚钱完全依靠电价。陈斌将这两个层面结合起来,设计了一种全新的生产和商业模式,陈斌称它为“永不失败的模式”。电好卖的时候就卖电,电不好卖的时候就用电站来支撑高耗电的化工厂。在这个模式中,电网是高速公路,电站是车辆,用户是物流、人流,三位一体,所有的都可以有计划地进行,陈斌笑,完美。   

  由变频器延伸到使用变频器的中央空调,由水电项目延伸到使用电力的化工企业;把机电产业、能源产业利用于酒店业的运转,又把酒店、地产项目利用于景区的打造……陈斌为大陆希望设计的每一步都那么紧密相联、丝丝入扣,就象一台机器,用不同的零配件把它完美地装配成了一件成品。在这台机器上,陈斌又利用他的第四大板块——建设板块,象螺丝一样,把每一个配件又都牢牢地契合在了一起,让这台机器能够没有任何漏洞地完美运转。

  土建、安装、桥梁、市政工程、钢结构、装饰、楼宇自控……为施工提供支撑的建设板块中的“希望华西”,在四川是行业里的领先者。“高新西区的公路,都是我们的公司所建。”陈斌手指前方道。大型工程的衔接非常麻烦,而陈斌的建设板块为他的旅游酒店房地产板块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使各种工程的衔接更加科学化,成本更低,时间更省。综合优势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叠加起来的。

  用4间宿舍楼起家,到今天。

  从一个变频器,到现在的四大板块,延伸出的数个产业。

  陈斌他们要把企业建成一座大厦,这四个板块像大厦的四个基座。

  “符合国家规范,和社会需求,既有劳动密集型产业又有节能产业,每个产业都力争唱响行业第一,实业报国,永创第一”。陈斌一句话点了大陆希望集团的主旨。

  八级地震,金融风暴,虽对大陆希望在茂县、都江堰的企业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但却丝毫无损集团的根基。“让金融风暴来得更猛烈些吧”,陈斌说。

“超人”陈斌品位生活品味工作

  企业发展到一定时候,要用理性的、超越企业的思维去制定发展。“下医治病,上医治国”,包括今天的大会,未来30年要怎么发展?和谐社会,是道家文化的一个反复。世界大同是什么?陈斌认为,就是和谐社会。墨家兼爱,儒家仁爱,法家讲方法。而陈斌认可企业需要方法。一系列规章制度、发展策略,企业好了,方能报效祖国和人民。法家思想中的“霸道”是一定要用在企业发展和管理之中的。任何企业都是从无到有,正如人类的演变,政治,企业,人,皆如此。人的进化和企业的进化有雷同,这是陈斌在企业战略上的思想根源。

  明确企业倡导什么,反对什么,“人之初,性本善,或本恶?”陈斌认可荀子的那句话“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自私,是人类为了生存所具备的天性,而人和生物的区别是人有社会性,他可以选择向善,选择高尚,如果社会不倡导,人怎么会去做呢?真善美和文明是在倡导中建立起来的。

  陈斌说,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轻视商业,而现在又走到了另一个极端,什么都说钱。中国现在正处于价值观比较混乱的阶段,一切都对金钱顶礼膜拜。

  回想97年创业之初,很苦。陈斌仍然记得当年夫人生小孩是坐“耙耳朵”去的,包括之前的每次产检都是坐“耙耳朵”。生前夫人挺着大肚子,仍然坚持上班到最后,这是对待创业、事业和生活的一种态度。夫人临产那一天,陈斌在空调公司选址的现场,孩子出生了,他才赶去医院。

  直到今天,陈斌仍坚持每天准时上班不迟到。创业之初,陈斌的驾驶员频频更换。他早出晚归,效率极高,年轻的司机跟着他谈不了对象,年老的则跟不上他的节奏。曾有一次,他从年老的司机手上夺过方向盘,飞奔赶去家园国际酒店的施工现场列队开会。当他的司机从后座上下来时,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惊呆了。

  后来,因为找他的司机太难,他习惯了自己开车。陈斌每天6:30起床,先运动,一定要享用丰盛的早餐,8:30准时到达办公室。陈斌说,他们的上一辈到现在为止,花几百元买件名牌仍然是不可能的事。而在陈斌这一辈,却已经可以接受名牌,但并不刻意追求,分不同场合、不同圈子而定。陈斌认为,恰当的着装是对身边人的一种尊重。再比如车,他换了3台,从十多万一部到一百多万一部。目前开的这部7系宝马,也觉得很好,一是它的安全性,二是它的速度,都能达到他的要求。陈斌是个喜欢开快车的人,常常挨罚单,他认为凡事反应快的人,能力一定优于反应慢的人。陈斌说他介于上一辈和年轻人之间。他喜欢唱歌,可以去卡拉OK,而且一定会唱新歌。有一年,他很爱唱周杰伦,因为周杰伦很流行。陈斌说这是他的一种技巧,因为同学里很多人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擅长唱老歌,而他唱周杰伦,是用“最流行”来忽悠他那群爱唱歌的朋友,于是总能得到更多的掌声。说唱,英文,跑调,不管怎样,这是陈斌的娱乐。

  陈斌热爱网球、跑步,虽然也喜欢高尔夫,可总觉得很浪费时间。3个小时的网球,加200个俯卧撑,是他的运动方式;大汗淋漓,是他的运动状态。陈斌饭量很大,不抽烟、不喝酒,偶尔一支雪茄、一点红酒于他而言更多是一个人的时候品位。他很爱红酒,并建议喝红酒时不要吃菜,会影响味蕾。从橡木塞的香味,陈斌会眯起眼睛想这支酒的成长过程,再慢慢等它醒过来,尊重它,才能品鉴它。当1/4的红酒含在口中的时候,再好的生活也不过如此了。

  雪茄,红酒,陈斌对这样的生活不拒绝;私人游艇,豪华度假酒店,陈斌也喜欢去尝试。他说,懂这样的生活,才能提供这样的产品。就像工作一样,工作很苦,但如果你懂了这种苦,并把它当做一种乐趣,你会做得很好。苦中作乐,对生活,对工作,陈斌的态度是一致的。

  “在清迈文华东方酒店,随着天色慢慢暗淡,太阳的金色逐渐变成温柔的红,深深浅浅的红色云朵被风吹着闲闲游走在天际,每一棵金色的稻子都被镀上一层红色的边;太阳终于西沉下去,不是掉进了西山,不是掉进了大海,而是沉入了稻田;天色却没有立马就黑了,地平线以下,透过稻田,光芒被重新打了上来,这种光仍然以红色为主,和此时天空的黛色交汇,呈现出难得一见的五彩斑斓的色彩。然后,整个天空风没了,云彩不动了,稻田静止了,人也就开始入定了”——这是陈斌为他所钟爱的酒店写下的文字,他说,在那里,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感觉一瞬间就与天地通灵,自己已穿越时空回到了历史、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十三世纪的兰纳王朝。

  陈斌说,企业家是个吓人的词,有时拔得太高。他在看完自己的专访后常想,“这是写的我吗?”最后怀疑,“我有这么伟大吗?”

  “起早贪黑,做不好企业。”陈斌说,“一定要跳出去,一个人的修养是像金字塔一样堆砌,而不是方解碑。”

  当天到会的还有恩威的薛永新,陈斌叫他薛大哥。在头一天香港贸易发展局安排的晚宴上,两人也拉到了一起。对于道家文化,薛永新非常有研究,陈斌爱和他一起讨论儒墨道法文化。在企业界,以实力论英雄,竞争很残酷,需要有一颗平常心。陈斌说:“谁都会有离开舞台的时候。拔高了想一下,如果有人能超越我,中国岂不是会更好,国家、民族,也就更进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