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About us

陈斌:侠客经商梦

  • 分类:总裁论坛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1 17:39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陈斌:侠客经商梦

【概要描述】

  • 分类:总裁论坛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1 17:39
  • 访问量:
详情

   陈斌有资格说自己曾经是文学青年,读研究生以前,他满脑子里思索的,都是如何成为一名作家或者诗人,书生意气,指点江山;陈斌同样有资格被人称为成功的企业家,他所带领的大陆希望集团在商界如雷贯耳,“四川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第二届中国经济百名杰出人物”、“2007年度中国酒店业杰出总裁”、“中国营销2007年度标志人物”等诸多头衔为他点亮了一顶耀眼的商业光环;陈斌也有资格向外人炫耀他的武侠情结,金庸先生造访成都时,那桌招待金大侠的笑傲江湖宴令老先生喜出望外,后者不顾耄耋高龄,席间多喝了几杯,并一时兴起,挥墨题字,于是,陈斌在好友面前又多出一番谈资。 

  与陈斌交谈,依然会感受到文人性情在他内心深处留下的深刻印记,然而沉浮商海多年,用他的话来说,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愤青。他的浪漫有所节制,他的潇洒内藏分寸。和许多当年的文学青年、如今的商海名流一样,陈斌拥有丰富的人生阅历,每一次角色转变都显得激烈而突兀。所不同的是,从投身商业活动的那一刻开始,他便已将文学梦深藏在了心底,事业是公,文学是私,公与私,他分得很清楚。

  他说,文学青年的特质是不甘寂寞,这与世人通常理解的“浪漫逃离”有着本质区别。他受儒家传统思想影响颇深,积极入世是他的人生法则。于是,他将文学情怀中可能蕴含的消极因子,转化成了积极进取的价值追求。

  他向往完美,但身在江湖,总会留下一些遗憾。

冲动,文人本质

  文学青年通常都有一个特点:想象力丰富,天马行空。用陈斌的话来说,一看到云,就想到风,思维就随着云和风开始飘散了。“这样的思维跟经商是有联系的,文学青年经商和技术人员、政治官员有很大不同,他们敢想,敢做,敢去尝试。”陈斌这样评价自己的商业智慧:“不遵循常规,招数跟其他人不一样,人家不敢想的我敢想,有时很疯狂,喜爱冒险,敢于冲破既定规则。”

  这当然是文学青年的优点,但他们的缺陷同样明显。学经济管理或自然科学的人,在面对商业机遇时,会冷静对待,分析利弊,周全部署。而文学青年们往往不会考虑清晰后再出招。“德国军事家老毛其有一句名言:先算败,再算赢。意识是未出兵,先看败路。反应到商业上,做一个项目,首先不是想做成功后怎么样,而要首先考虑如果失败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有没有能力去承担它。这跟文学青年那种敢闯敢拼不顾后果的特质是截然不同的。”陈斌这样说道。

  文学青年虽想象力丰富,但对困难的准备不足。陈斌登华山时,一下就想到了“千年古松登豪笔,万里长空着画卷”这样的豪迈诗句。凭着这种感觉会不会对事物的认识很清晰呢?陈斌的回答是:不可能。但是,文学青年的优点是善于把握,等机遇来临时勇敢地抓住它。在陈斌看来,其他商人更多地是经过谋篇布局,周密分析后再做出决定,一旦实施,失败的概率要小一些。这种思维方式也有缺点,很多机会稍纵即逝,可能就此白白丢掉。“不同的性格在经商过程中都有利弊。”

“迟到”的商业热情

  陈斌说,他们那一代文学青年,当年什么梦都做过,唯一不做的就是经商梦。对于那些最终走上商业道路的文学青年来说,必定有一些记忆深刻的事情触动了他,点燃了他的商业激情。

  直到读研究生的时候,陈斌才有了经商的概念,此前满脑子全是关于文学的理想,当时构想的,以后不是当作家就是当诗人,怀着浓重的指点江山的情怀。和其他文学青年一样,陈斌看不起商人,觉得商人满身铜臭。

  读研究生时,陈斌的一位同学找了个女朋友,大家都觉得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有一天晚上同学突然来到陈斌寝室,一进门就失声痛哭,他告诉陈斌,女友离他而去。陈斌很惊讶,原本打算毕业吃喜糖,怎么说分手就分手?他说,女友被一个老板抢走了。陈斌心想,这么优秀的青年,女友怎么会被一个做生意的抢走呢?带着一肚子疑惑,陈斌问了他几个问题:这个老板究竟是何底细?同学说,只知道整天开一辆长安面包车。陈斌于是断定对方只是一个小老板;再问文化程度,只是小学肄业,他的同学却是堂堂的硕士研究生。在那个年代相当于现在的博士后。加上对方的外貌也很一般,陈斌就更奇怪了。

  同学告诉陈斌,女朋友爱钱,所以才被小老板抢走。他还看了女友母亲写给她的一封信,说纸上谈兵的文弱书生能干嘛?最多只能当老师。这个老板虽然事业不大,但前景很看好。信的最后一句话是:啊,未来的董事长夫人!

  这件事给陈斌的刺激很深,顿时觉得金钱确实可恶。陈斌和在场的几个同学义愤填膺,决定要给这个小老板一点颜色看看,大家商量去把他的车砸掉。当事人却很明智,说既然女友心已去,也没办法再挽留。更重要的是,如果砸车,后果可能很严重,对方有钱有势,几个学生自然斗不过他,说不定还会被学校处分。这席话让陈斌更加刺痛,钱这个一直被他轻视的东西,突然变得很重要。这件事以后,陈斌的观念完全发生了变化,他明白,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万万不能。

坟墓上盛开着鲜花

  文人的个性是敢想敢做,一有冲动便要立刻行动。当时校园渐渐兴起了一股经商风,很多人开始摆摊卖书和衣服之类的日用百货。“我想我堂堂一名研究生,不能和他们一样,要做就要做有品位、更有价值的事情。”陈斌很快找到一个机会,出版业正值兴旺之时,因为日语好,他开始做翻译,并成立公司,不久便做到了成都规模最大的翻译公司。

  第一次创业时,他没有考虑过,如果没有业务怎么办?国家每个月只给研究生六十块钱的生活费,要是欠了大量的债务怎么办?只是凭着本能的冲动和感觉进入了出版行业,抓住机遇成长起来。“文学青年往往看见前进的路上只有鲜花和彩虹,而忽略了有鲜花也有坟墓,如果辨证地看,是坟墓上盛开着鲜花。”很多年后,陈斌用诗人般的语言总结最初的狂热。

  终有一天,陈斌看到了鲜花下面的坟墓。因为偶然的机遇,陈斌涉足了赖氨酸市场,对市场进行粗略分析后,觉得需求量会持续上涨,于是大量进货,甚至囤积,谁知赖氨酸市场突然暴跌,损失惨重。这次失败的影响极其深远,直接改变了大陆希望集团的业务结构,导致集团至今不单纯地做任何贸易。

  看到鲜花和坟墓的陈斌,知道商场好比十面埋伏,四处都有危险,但年轻时的他也许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一鼓作气战胜这些艰难险阻。“可是,一旦你没有了这个能力,或者对手很强大,整个竞争态势极具恶化之时,就没办法凭着一腔热血全身而退。”

  失败带给陈斌的教训,也成为他对待员工的态度:鼓励员工和管理层犯错误,但同样的错误不允许犯第二次。相反,“如果一个高管在一年之内一次错误都不犯,说明他的开拓性、创新性和燃烧的热情都不够。”

如果有当年那股冲劲

  陈斌的担忧不无道理,如今,他已人进中年,无畏的精神少了很多,同时,他的开拓热情也逐渐淡去。当年的文学青年,从猛打猛冲转为细致谋划,慢慢沉淀下来的陈斌,对此却保持着警觉。

  2007年,家园国际酒店对面一块黄金宝地,政府原本打算交给大陆希望集团,来打造空港总部基地。“很多企业找上门,政府都看不上,唯独对我们有信心,给我们非常好的条件,这是一个很好的商业项目。”面对大好机遇,陈斌没有立刻行动,现在的他跟十年前的思维方式和行事风格已经完全不同,他早已变成一个理性的商人。

  政府给集团一个星期时间进行前期的调查论证,但陈斌认为这么大的项目仅仅一个星期根本无法完成前期工作。按照他的规划,整个程序的运作需要三个星期时间。当陈斌的团队把一切工作都做好后,政府告诉他,这块地已经签给另一家房地产企业了,“这家企业向政府要的条件比我们低,政府给对方的条件却全方位比我们高。” 

  地方领导后来说:陈总,这次是你错失良机。陈斌感到万分惋惜,“如果有当年那股冲劲,凭着直觉先拿下项目再慢慢论证,肯定没问题。这个项目的利润以亿来计算,机会就这样白白流失了。”

笑傲江湖宴

  陈斌的武侠梦做了很多年,后来热爱文学,与儿时的熏陶不无关系。与大多数喜欢看武侠小说的孩子不同,陈斌不但爱看,还要找地方“练武功”。“武侠小说里写道,武林高手通常一大早就要起床锻炼,吸天地之精华。我就每天早上跑到离家不远的树林里,用手拍打树干。长大后发现自己手腕不圆,可能跟小时候“练功”有关。”陈斌开玩笑地说。

  陈斌对各派武侠小说家的作品都烂熟于心,其中,金庸对他的影响最大。得到接待金庸一行人的通知后,陈斌用心准备了一桌笑傲江湖宴。宴席花了一个月时间筹备,菜品全部用小说里描述的素材和配料,由家园酒店的大厨精心烹制。是如所料,金庸先生和太太非常高兴,席间喝了很多,宾主相谈甚欢。

  席后陈斌问金庸,你感觉这个菜做得正点不正点?金庸说,没想到我还是个菜谱设计大师。“他说他从没吃过自己小说里编写的菜品,没想到这么好吃。”陈斌颇为自豪地说,“金庸先生用我事先专门准备的自用笔砚题了一幅字,后来每当我磨墨写字的时候,就会想起金老先生。”从此,陈斌在朋友面前多了一个炫耀的话题:看,这是金庸先生用过的笔砚。

  “老先生和蔼慈祥,胸怀博大,看透了人生和世界。”陈斌感叹道。金庸和他聊了很多,唯一没聊的就是武侠。期间,陈斌曾开玩笑似地提出了一点“抗议”:“您把四川的青城派写得不阴不阳,让人有种诧异的感觉。”金庸笑着回答:“我也没说这个门派不好,只是当时对青城山的文化了解太少,写不出很闪光的东西。”

变异的武侠梦

  与金庸随行到成都的张纪中先生后来见到陈斌,转达了金庸先生对他的问候,并告诉陈斌,成都之行印象深刻。“这是他第一次来成都,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与金老先生仅有一次缘分,陈斌有些感叹。

  虽已贵为大陆希望集团总裁,现在的陈斌依然怀有武侠情结,但这种情结已经变异,不再是一剑闯天涯似的情怀,而是回归自然的状态。“背起行囊,揣少许钱,到处走走看看,体验各地生活,这种愿望现在很强烈。”陈斌说,当时机允许,退下来后,这是他第一个要实现的梦。

  “在某个湖畔边的木屋里小憩数日,钓鱼、游泳、看明月,听山风,或者拥有一片农田,做一名农夫,这些将是多么美妙的事情。”他那“一剑行天下”的武侠梦变成了现代旅行式的体验,不仅在中国,而是世界各地。陈斌每次出国,不去伦敦巴黎,而是去民风淳朴的古镇,体验马车和油灯下的生活。“我很羡慕徐霞客,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永远是我的追求之一。”为此,他写过一首诗,描写内心向往的生活状态:放歌西坡岭,荡舟古玉湖,锄禾布衣汉,大碗酒,大块肉,笑傲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