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
/
/
/
玩味自然的玄妙——失落城皇宫酒店

玩味自然的玄妙——失落城皇宫酒店

  • 分类:总裁论坛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2 17:11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玩味自然的玄妙——失落城皇宫酒店

【概要描述】

  • 分类:总裁论坛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2 17:11
  • 访问量:
详情

  曾经,我一想到非洲,脑海中就会浮现这样的画面:荒漠,黄沙,有着大脑袋、小身材的居民,饥渴的眼睛和干裂的嘴唇里透着贫穷与落后。然而,南非的失落城皇宫酒店,犹如黄沙中的一粒宝石,颠覆了我对非洲世界固有的印象和认识。 

  非洲,也有人称它为梦幻之州。毒辣的阳光、干涩的黄沙、断流的河床、枯萎的树干、奄奄一息的植物,看似毫无生机的景象,却可以在雨季来临的一夜之间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大大小小如钻石般散落四处的闪耀湖泊,缀满新绿、鲜嫩湿漉的枝丫,还有优雅的长颈鹿、漂亮的斑马、健壮的犀牛……大地仿佛在一夜间苏醒过来。

  穿行于非洲的土地,城市的繁华和乡村的贫穷也在眼里对比鲜明地掠过。一边是摩登大厦、霓虹闪烁的现代都市;一边是铁皮黑屋、黄沙蔓延的贫民窟。

  死气沉沉和生机勃勃,极度的繁华和不堪的贫穷,富丽堂皇的失落城皇宫酒店和单调炙热的茫茫荒漠,对比强烈、看似完全不搭调的这些事物就在我对认知非洲的粗浅眼光中赫然出现。

  这座城堡式的酒店,以傲人的姿态器宇轩昂地屹立于太阳城之巅。缺乏了里兹卡尔顿或是西班牙古堡酒店的历史底蕴,建造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失落城皇宫酒店,据说耗费了建造者科斯纳近10亿兰德,移植了约120万株各式树木和植物,才能在戈壁沙漠中构建出一片这样的人工雨林、沼泽区、涓涓细流等自然景观。而这一切的构思来源于一个古老的传说:在西方拥有文明之前,这里曾是一座空前伟大的城,城里湖光山色、鬼斧神工,居民与自然和谐共处,生活富庶而美满。科斯纳用传说赋予了皇宫酒店灵魂,用现代文明复原了古时胜景。

  走进气势恢宏的大门,一股敬意油然而生,仿佛我们是从东方远道而来的使者,将在此赴一场友邦的盛宴。大堂里,泉水淙淙,绿树成荫,飞鸟和动物自由自在,一草一木、一山一石、一溪一水,目之所及非但与印象中积贫积弱的非洲大相径庭,更惊异于酒店的大堂会成为世外的桃源。大厅里,粗犷的大理石柱拔地而起,撑起二三十米高的圆形穹顶;天花板上的彩色油画,可与罗马西斯汀教堂媲美,地面上镶嵌着五彩缤纷的大理石与之呼应。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精心挑选而出的石头,做工精美,纹路清晰可见,而经过巧妙的拼接后更呈现出颇具非洲风情的纹饰。

  失落城皇宫酒店的奢华,让我不禁想起了阿联酋的皇宫酒店。但这里散发出的富贵、庄严,以及皇家气派,带来的并非至高无上的君王尊崇,而是让你不由自主甘愿向其臣服的大自然的神圣与威严。

  酒店内外处处都以粗犷和迷幻的风格彰显着非洲野生荒原的建筑主题。大到石柱、壁画、横梁,小到地毯、布草、牙膏牙刷,造型和图案都充满了非洲独有的豪迈与不羁。酒店里气温舒适,植物繁茂,鲜花盛开,鸟语花香。在这里,没有国籍之别,没有种族之分,来来往往的游客,以友善、真诚的笑脸示人,这场面竟像是一幅熙熙攘攘的非洲版清明上河图。

  然而,酒店中庭的一组雕像却把我从这种天堂般的其乐融融拉扯回现实世界。它们散发着强烈的、令人不可回避的原始、野蛮气息,狠狠撞击着心脏,回声直落入灵魂的深处。

  猎豹、羚羊,这一对非洲草原上的天敌,它们拥有共同的生存环境,它们同样是动物世界里不可多得的竞跑选手。猎豹凶猛残忍,具有不可抵挡的爆发力;羚羊温顺友善,是长跑比赛中的佼佼者。从古至今,这对冤家就在亿万次的你追我赶中得以繁衍、进化。在这组雕像中,猎豹呈现出捕食的状态:眼神坚定而有力,隐约透着冷光;耳朵因为奔跑的速度太快而向后扁着;鬃毛竖立、周身肌肉紧绷出优美的线条;四肢最大限度地向中间收紧,背拱起得像拉满了弦的弓,以便在下一次着地前迈出更大的跨度;尾巴在空中划出锋利的弧线。这虽是一组静态的雕像,却让观者感受到生命的冲击。在这样具有攻击性的姿态下,可怜那一群仓皇而逃的羚羊只能做垂死挣扎,在这一场速度的较量中,尽管拼尽全力,依然难逃被咬断喉咙的宿命。

  身在美仑美奂的天堂,再看到弱肉强食的场景,我的内心涌现出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绪。在一切美好表象的背后,皆源于冷酷、血腥的厮杀。优胜劣汰、物竞天择是大自然生存的基本准则。只是在这样的法则中,我至今无法明白人类的进化过程经历了怎样的坎坷与颠簸?没有强壮的躯体,也没有外界工具的辅助,却在豺狼虎豹环伺的险恶处境中占据了生物链的最高层。我只能将这一切归结于造物主的恩赐,让人类成了万物的统领。

  然而,发展至今,人与人之间的优胜劣汰仍在继续。战争、疾病、饥饿、死亡……无一不促使着我们为了更好的生活去竞争、去拼搏。这何尝不是自然界的缩影呢?只有让自己像猎豹一样足够的强大,才能在天地间占有一席之位。

  尤其是站在像失落城皇宫酒店这样的人类文明中,对于自然的感受才更为深刻。

  好的酒店是有灵魂、会呼吸、有传承、会生长的。

  失落城皇宫酒店就是这样。它向世人描述着一个远古的祥和景象,展示着人与人、人与自然最和谐美好的一面;同时,又透露出原始、残酷的自然玄机。对于如何生存,它也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像最容易感到满足的非洲人一样,学习大象所代表的非洲精神——在恶劣的环境中,勇敢面对,不畏惧、不退缩,向着未来迈出坚实的步伐。为此,在酒店的走廊尽头铸有一尊仿真黄铜大象,其原型就是克鲁格国家公园有史以来最庞大的象Shawu。远远望去,它稳稳地站在丛林深处,固若泰山,处变不惊。

  经过这次南非之行,也让我悟出了酒店和灵魂的关系,多年来也成为我经营酒店所贯穿始终的精神所在。如今,我们正致力于打造亚特兰蒂斯主题酒店群,这同样是以复原一个神话故事为建筑核心。当我们将历史的魂注入每一根钢筋水泥时,建筑便有了生命,充满了神和韵,也有了供人们玩味和解读的玄妙。我想,这是酒店,乃至任何一幢建筑最至高无上的精神指向。

Copyright ©大陆希望集团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122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