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我们这代人不怕失去

  • 分类:总裁论坛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2 17:1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我们这代人不怕失去

【概要描述】

  • 分类:总裁论坛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2 17:10
  • 访问量:
详情

  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是复杂的,虽然成长的岁月依旧清贫,但相比更早出生的人,他们幸运地躲过了几次磨难。他们的青年时代充满着激情与理想,并怀有浪漫的个人英雄主义情结。他们伴随着共和国的改革开放走向成熟,不断演绎着生命的高潮。 

  陈斌说,他们这代人从来不怕失去什么,所以才有勇气完成每一次激烈的人生剧变。一颗不甘寂寞的心灵,总会在某个黎明悄然来临时,踏上新的征途。

骨子里不甘寂寞

  《蜀商》:写诗与经商,在很多人看来是价值取向截然不同的两种行为,您是如何平衡这两者的冲突的?现在还坚持写诗吗?

  陈斌:经商和写诗、做文学一点都不对立,很多文学高手都不是专业吃这碗饭的。经商跟舞文弄墨并不矛盾,一个是爱好,一个是正途。以前写过一些得意的作品,现在疏于创作。写诗需有感而发,性情所致才能写出好诗,一般不动笔,一动笔就要写好。

  《蜀商》:对于商人这一角色,您有着怎样的理解?您认为商业活动的核心价值是什么?

  陈斌:经商在中国传统文化体系中有着巨大的误会,工农兵学商,商人排在最末流。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直到今天都在影响着国人,以至于很多企业家对外总是会表现出一种姿态,表明我和其他商人不一样,会给自己戴上儒商、红顶商人、哲商等各式各样的标签。其实这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为了体现出自己与别人的不一样,为了掩饰内心的空虚。这种心态大错特错。

     商人有什么不好呢?从儒家思想的渊源来看,经商和发财没有什么不好。孔子说过:“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孟子将这一思想深化,也认为发财是好事,但如果在钱财与品德上做出选择,则要选择后者,到最后发展到是要生命还是要财产,可见财产的重要性。

  到了现代社会,如果是从事经商的人,衡量他成功与否的标志就是钱。做企业的利润越高,钱赚得越多,对社会的贡献就越大。如果做企业的人赚不了钱,叫做犯罪。

  《蜀商》:一个有趣的巧合是,很多和您同时代的文学青年转型经商都经历了一个比较相似的人生轨迹,从校园里的文学青年到政府公务员,再下海经商,这似乎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每一次角色的转变似乎都显得非常激烈,在您看来,您和您同时代的商人具有的最鲜明的特质是什么?

  陈斌:六十年代生人相对于五十年代的人来说,生活境遇好一些,但物质条件依旧很贫乏,生活很清苦,九十年代以后,中国人的生活条件才开始大大改善,严格意义上的丰衣足食则是2000年以后。

  我们这一代下海经商的文学青年,骨子里都是不甘寂寞的人。这里牵涉到一个哲学里永恒的命题,什么是人生,什么是幸福。我们这代文学青年和几千年前的人一样,在努力思考着这些问题。每每有一些感想,都会热血沸腾,拍案而起,有一种浩然正气的情绪,不安于现状,想要干一番事业。现在世人所熟知的,都是成功者,在这些人背后,还有千千万万的失败者。

  我们这代人之所以敢想敢做,除了骨子里流淌着不甘寂寞的血液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不怕失去什么。每一次角色转换都如此激烈,内心想的都是鲜花和掌声,从未想过失败后该怎么办,是因为我们都抱着这样的想法:大不了回到从前。况且就算失败了,起码也比从前要好。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失去的是锁链,得到的是世界。

  另外,我们这代人受保尔柯察金的影响很大,当你结束生命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感到羞愧。我们去奋斗,哪怕失败了,我们也是在前进的路上倒下去的。我们那代人内心有很沉重的使命感,总是觉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事业是公,文学是私

  《蜀商》:您有着深厚的家学渊源,爱好诗文,又擅长外语,有着西方文化积淀,中西合璧的教育背景对您的精神世界和价值观有着怎样的影响?这种影响反映在企业的经营管理和商业活动中,有着怎样的碰撞?

  陈斌:文人思维有好有坏,反应在经商的过程中,好的一面是敢闯敢拼,不按常理出招,往往能出奇制胜,但也有一些东西必须要改变。比如孟子教导我们威武不能屈,在经商过程中,当讲究服务意识的时候,我们还能威武不能屈吗?服务行业的金科玉律,第一条:客人永远是正确的。第二条:当你忘记的时候,请你再看第一条。

  《蜀商》:您说过,人生的道路上有鲜花,也有坟墓,您曾经是一名文学青年,如今是企业家,现在您是如何看待失败的?

  陈斌:对于诗人而言,内心总是充满着诗意的浪漫,如果引用泰戈尔的诗句,则应该这样来形容失败者的心态:当太阳从天际的西方下沉的时候,它明日东方的清晨,悄悄等待着升起。

  《蜀商》:直到今天,您的内心深处依旧有浓厚的武侠情结。很多企业家将自己的爱好植入自己的事业中,您有没有想过将自己儿时的梦想付诸实践,比如像张纪中那样投资影视产业?

  陈斌:我是一个把商业活动拔到很高的高度的人,经商是神圣的,它是公,自己的爱好是私,前者大,后者小。当我从事商业活动的时候,不能夹杂个人的感情和好恶。一定要看市场反应,以公众的兴趣作为依据。所以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因为热爱武侠而投资影视界或出版界的打算。经商应该用理性的头脑去思考,愤青的年代已经成为遥远的过去。

  《蜀商》:能否分享一下您和您太太的浪漫史?有媒体说您是工作狂,但您似乎又是一个懂得生活的人,家庭在您心中占据怎样的位置?

  陈斌:当年我和太太谈恋爱的时候,经常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在城市里穿梭,天空下的小雨都觉得温馨浪漫。我是她崇拜的对象,她给我的感觉很上进,刚大学毕业,肯学肯干,双方互相吸引,很自然就走到了一起。家庭很重要,但对于一个男人来讲,没有事业就没有幸福的家庭,事业的目的,小到让自己的家庭过得更好,大到让更多的家庭过得更好。用现在时髦的说法,叫做大爱。当二者发生冲突时,孰轻孰重?

  《蜀商》:您认为促使您成功的原因有哪些?

  陈斌:我现在依旧不算成功,只是取得了阶段性的成绩,人生没到终点,都算不上成功。每个人都有梦,对于我而言,有两个梦,一个是事业的梦,一个是个人的梦,当两者发生冲突时,只能放弃后者,只有当事业圆满后,才会关注个人的梦。

  之所以取得现在的成绩,我首先是一个不甘寂寞并满怀自信的人。另外,成功学里定义的成功由几个因素构成:第一是愿景,第二是行动,第三是牺牲和奉献,第四要有机会,四项缺一不可。

Copyright ©大陆希望集团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1221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