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About us
/
/
/
/
资本多元化 经营专业化

资本多元化 经营专业化

  • 分类:总裁论坛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2 16:59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资本多元化 经营专业化

【概要描述】

  • 分类:总裁论坛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7-22 16:59
  • 访问量:
详情

  编者按:莲花卫视是全球唯一专业从事中国商务信息推介的卫星电视频道,覆盖全球53个国家和地区,在业界具有较高的声誉。大陆希望由于在中国的影响较大,受到其关注。2004年7月14日,陈斌总裁在家园国际酒店贵宾接待室接受了莲花卫视(澳门卫视国际商务台)的采访。

  记者:希望集团有着辉煌的过去。这给大陆希望的发展带来了怎样的压力?

  陈总:希望集团1982年创业,最初不是做饲料,而是做软件,刘永言主席自己开发的,也取得很好的效益,但由于当时根本没有知识产权,做软件很困难,于是做养殖,做到全球最大,后来改做饲料,做到中国最大。 

  1997年大陆希望成立时,我们面临着选择:是延续既有还是另辟蹊径?最终,我们放弃了传统产业,选择了高科技。原因有三:第一,我们看好高科技的发展前景。第二,希望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永言长于技术发明,拥有很多个人专利,我们有先天的技术优势。第三,希望集团一直具有较强的社会责任感。赚钱,并不是我们终极的价值取向,我们更渴望对国家对社会有更大的贡献。邓小平说过,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大陆希望选择高科技,便是希望以企业的发展去实践“第一生产力”的真理。

  相对于最初的软件开发,大陆希望的选择算是回到了一个新的起点,用佛家的话来说,也算是一个轮回吧。从这个意义上讲,大陆希望承受的来自希望集团辉煌过去的压力并不大。我们只是在做自己早就想做的事,并一心想做好,没有时间去想压力的问题。

  记者:大陆希望集团发展至今,在很多的领域应该说取得很好的成功,您觉得你们算成功吗?

  陈总:做企业就像参加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比赛,不敢有丝毫松懈。领跑时怕被赶上,落后了更有压力。所谓的成功,仅仅意味着暂时领先。大陆希望目前发展势头较好,算是暂时领先吧。但我们不会以成功者自居,自傲。我们始终会用一只眼睛盯着对手,盯着市场,保持清醒的发展。 

  选手们你追我赶可以令比赛更加精彩,企业之间你追我赶可以让市场环境更有活力。大陆希望集团希望在博弈的过程中与对手共同提高,从而提升整个国内企业的国际竞争水平。

  记者:作为引领企业发展的管理者,您认为什么是企业管理者应该具备的能力,最重要的又是什么?您曾说过“管理就是言传身教”,能否给我们再次解读一下您的这个观点?

  陈总:这个问题现在大家谈得比较多,声音也比较多,什么“果断说”,“魄力说”,“热情说”,“说”得都挺热闹。我认为,这些都对。但最重要的,应该是关爱,至上而下的关爱会创造意想不到的效益。哈佛商学院曾做了一个有名的试验。在一个工厂车间,灯光不是太亮。于是派人换成更亮一点儿的,并告诉工人,这是领导考虑到灯光太暗会影响大家视力的缘故。结果,工人的劳动效率有了很大的提高。过了两周,又把灯光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给工人的理由是,最近电压负荷太重,承受不了。结果出人意料,——工人的效率并没有随着灯光变暗而降低,效率与灯光并没有直接的联系。高效率的源泉在哪里?两个字:关爱。第一次换灯泡,工人感受到了来自领导的关爱,工作激情由此激发。正是这种激情,让工人们在灯光再次变暗后仍然保持了很高的工作效率。领导的关爱点燃了他们心中的明灯。

  第二点,我认为,要不断地完善自己。世上没有完人,每个人都有不足。企业家一定要随时随地有意识地克服缺点,完善自我。决不能说,我的性情生来如此,改不了。派克在《心理地图》中有句名言:人的本性就是穿着裤子大便。因为这样最方便。但事实并非如此。所以,性情是可以改变的,不仅如此,为了企业的发展,有些东西你必须改变。

  第三点,我认为,管理就是以身作则,管理就是言传身教。企业家一定要带头遵守企业的条条款款,规章制度。现在大家都认识到执行力的重要性,这很好,但这个执行力靠什么来保证?俗话说:将差差一窝,兵差差一个。企业的运行机制,领导既是制定者,又是执行者,必须从我做起,令行禁止。不然,所谓的执行力只能是一厢情愿。

  去年年底,我们酒店的生意特别好。员工经常工作到凌晨一二点,非常辛苦。有天晚上,大概12点过,我开完经营工作会,看到大家很忙,便亲手去帮员工搬椅子,由此带动了下属们一起参与。其实,我一个人的力量,也搬不了几张椅子,但我的行动向下属和员工传达了一种信号,一种理念。这种信号和理念起到的激励作用,绝不是你用几句热血沸腾的话就能实现的。

  记者:您觉得技术与市场二者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你们如何将这些技术转化为市场需要的产品?

  陈总:我们一直坚持“市场为先导,技术为核心”的战略。市场管商品,技术管产品。两个都重要,不能偏废。作为高科技产业,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更多地体现为技术。大陆希望集团1997年成立后的两三年内,基本上没做别的事,一心一意搞技术研发,可见我们对技术的看重。但与其他企业不同的是,我们的技术并不仅仅是纯技术层面的东西,而是密切与市场联系,为市场服务。我们把时间更多地花在开发市场针对性较强的技术上。这是连接产品向商品转换的关键一环,缺之,做市场则难免事倍功半。

  记者:希望集团投资的家园国际酒店自2003年9月8日开张运营以来,目前酒店运行情况如何?这是否预示着酒店业会成为大陆希望未来重要的产业板块?当初是什么原因诱发大陆希望集团进入这一对你们而言并不熟悉的领域?

 陈总:有两个原因: 

  一是我们对酒店业行业前景看好。

  第二,这是一个巨大的高科技实验场。大陆希望的产业战略是:以高科技为主导,以建筑和酒店为两翼。因为我们有很多技术需要转化,其中很多都具有前瞻性。一个前瞻性的技术,目前国内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吃这个螃蟹的。但我们又急于将其放入实践进行检验。怎么办?既然我们既有技术,又有资金,最好的选择就是自己做。说来你也许不相信,整个家园酒店,从建筑,到楼宇自控,到装饰装修,全是自己做的。建筑我们有工程总承包公司,楼宇自控我们有网络公司,装饰装修我们有装饰公司。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作为一个超五星级酒店,用电是一个大问题,而我们却仅靠着刘永言主席的发明专利——绿色能源中心,就低成本、高效率地解决了。这个绿色能源中心,以天然气为动力发电,高品位的能源用于电灯照明,中等品位的用于空气调节,低品位的用于卫生热水,一次能源利用率高达92%,而普通电能的利用率只有30%。这既降低了酒店运行成本,又节能环保,同时检验了专利技术,一举三得。

  可以这么说,家园酒店的发展,取得经济效益只是成功的一部分,它还有更重要的意义,这便是检验我们的专利技术、为集团进入相应的新产业积累技术经验,这里面的潜在效益,是不可低估的。

  记者:在您的概念中“家园”应该是“殿堂级超五星花园酒店”,您能给我们谈谈您所构想的“超五星”吗? 

  陈总:硬件方面,我们努力追求装修的豪华雄丽,追求环境的优美怡人,追求一种天人合一的酒店境界。这里有个故事。酒店开业前,我到某学校招聘人才。当时一块去招聘的还有四川其他酒店。刚开始,前来应聘的人寥寥无几,因为大家对家园不熟悉。后来,我拿了一只玻璃杯,里面装了一个蘑菇,然后问大家: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有人答:蘑菇。我说:那你们知道这蘑菇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无人应答。我说:这是从家园酒店外面的小树林里摘来的。结果,绝大多数应聘者都跑到家园这边来了。

  在家园酒店,客人感受到的是四季如春,鸟语花香,体会到的是尊贵高雅,自由自在。

  软件方面,我们努力营造一种真正的温馨,给人一种家的感觉。训练员工微笑的时候,要求一定要发自内心,不能只按照标准露出八颗牙齿就行。酒店的卫生标准,要求客人带上白手套后能够在酒店的任何一个地方去摸,包括鲜花叶片,椅背桌面,厨房的地板也要经得起浅色裤子随便坐。应该说,这些标准都大大高于五星级酒店的国家标准。

  记者:多元化和专业化发展,一直是企业争论不休的话题,希望集团就是多元化成功的典型,大陆希望所构想的多元化是怎样的?你们如何化解多元化带来的风险?

  陈总:多元化的问题,已经有很多人问过我。英国首相助理杰夫·穆尔甘就曾尖锐地向我指出:多元化非常危险。

  大陆希望的多元化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多元化,而是有优势的多元化,我们的多元化仅仅是资本与相关产业的多元化,在经营方面,我们始终坚持专业化。资本的多元化与经营的专业化,让大陆希望成功打造出自成一统的闭合产业链。比如先前我说过的,家园酒店的建筑、装修、楼宇自控、变频调速等都是自力更生完成的。我们的电力企业,也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发电或变电,而是集发电、变电、输电三位一体,并将其用于下属的高耗能产业——氯酸钠的生产。今年,国家提高电价,限制高耗能企业的发展,很多企业都陷入了生存危机,但我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为什么?我们用的是自己的电。我们的高耗能企业并不是单一的产业,而是大陆希望相对闭合的多元化产业链中的一环。闭环运行,能够有效规避外部环境的风险。这就如一叶小舟在水中极易翻船,但若把许许多多的小舟连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大船体,其抗风险能力立即大大增强。

  记者:大陆希望集团云集了很多国内的一流人才,你们是如何激发他们的才能?又是如何让他们尽其才,尽其心?

  陈总:我们的用人理念,概括而言,是“三看三不看”。哪“三看”?看能力,看业绩,看品德。“三不看”又是什么?不看学历,不看背景,不看年龄。到了大陆希望,你先别忙说自己是什么博士,什么老总,因为在这里干出成绩以前,你什么也不是,干出成绩以后,什么样的成绩会认定你就是什么样的人才。我们相信眼见为实,一切没有在这里得到检验的辉煌都被视为鸿毛。  

  大陆希望的企业理念是“实业报国,永创第一”。因此,在我们看来,真正的人才不是看物质利益,而是看发展平台。我们总是尽力为自己的人才提供发展空间,是雄鹰你就飞翔,是小草你就吐绿,是枯叶你就得被淘汰。在大陆希望,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可以从技术部提起来当老总,正厅级干部也可以一直只当办公室主任。  

  我们有一套严密科学的监督机制和激烈机制,对各个岗位的员工进行监督和激励。是不是适合我们的人才,在多长时间内是我们的人才,自有公正客观的结论。在这样严密的监督和考核下,哪怕只是一个清洁工,也不能因为职位低微而对自己的工作有所懈怠。为什么?因为市场是残酷的,一个很小的细节也可能慢慢削弱企业的竞争力。“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企业必须防微杜渐。

  大陆希望的用人机制比较灵活,注重实效。这种机制造成的人才,大多有理想、有抱负,不甘平淡,不安现状。这也是企业和人才双向选择、相互认同的结果。

  记者:您有一个爱好是写诗,您觉得诗人和企业家两种称谓,您更喜欢哪一种?听说,您有个愿望,想“放歌西坡岭,荡舟古宇湖,锄禾布衣汉,大碗酒,大块肉,笑傲人间”,这是不是您人生的追求和梦想?

  陈总:写诗与做企业,有个正事与偏事之分。如果你在非正式场合叫我诗人,我会飘飘然,很受用。但总体上讲,我还是喜欢被人叫做企业家,因为我喜欢做企业,这是我的生命意义所在。

  梦之所以美好,因为它遥远。诗歌于我,是一种寄托,一种向往,是我精神世界里的一块净土。我会保留这净土,但不会沉迷,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